yilovetao

【瑜昉】今生

#现代AU

#水下摄影师VS技术潜水员

#前篇:前世  

 

 

1.

黄景瑜小时候坚称自己叫黄鲸鱼,父母纠正了多少次都以失败告终。

最后,幼儿园的老师对他说,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黄色的鲸鱼。

黄景瑜哇哇哭着跑回了家,好在终于念对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

老师因为惹哭了小景瑜,非常愧疚,给他的口水兜上缝了一头蓝色的小鲸鱼。

小景瑜原谅了老师,围着自己的口水兜很开心,“我就是一头鲸鱼,只是我在岸上而已。”

老师笑了,“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在岸上啊?”

“嗯?”,小景瑜皱了皱眉,“我不知道……找我的爱人?”

老师又笑了,心想他可能是听爸爸妈妈讲过小美人鱼的故事,“那你要好好吃饭,才能找到啊!”

“嗯,我会的!”

小景瑜就这样吃成了一个187的大鲸鱼。

 

 

2.

尹昉是因为喜欢一个小姑娘才去学舞的,后来小姑娘不学了,他也没放弃。

16岁上了大学后,他渐渐厌烦了跳舞,修了工商管理的双学位。

毕业后他就找了工作,成了北京的一名普通白领。

 

一天,朋友给了他一张皮娜鲍什的演出票。他本来想去,但临时有事,还是没去*

 

又平常地工作了半年,尹昉觉得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自己并不是那种努力赚钱想在北京安家落户的白领。

父母离婚后自己就没有家了,没有家的人更习惯漂泊。

 

第一次潜水后,他就爱上了被水包裹的感觉。

他仿佛是从水中生的,只是被浪冲上了岸,在陆上懵懂挣扎了二十年。

 

3.

这是中国南方的一个海滨小城,因为潜水条件特别好,吸引了一众潜水爱好者。

近年,小城新设的夏日音乐节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玩,理所当然地也开设了好多家酒吧。

 

黄景瑜算是一个技术潜水员,平日里教教潜水,当当潜导,日子应该过得挺宽裕。

然而,“摄影穷三代,技潜贫一生”。

黄景瑜又不是一个特别耐心的人,平时接的活并不多。

为了生活的悠闲些,晚上就接了调酒师的兼职,地点就在海边的酒吧。

 

晚上在酒吧,黄景瑜面前永远围着一堆女孩,偶尔还有几个男人。

他人长得帅,整天黑色白色的T恤背心换着穿,秀出一身结实流畅的肌肉,不紧不慢地调着酒,一出口就是梗,引得小姑娘们阵阵尖叫与吸气声,偶尔还有一些哈哈哈。

他光小费就可以赚一大笔,这样一来,就更不接潜水的活了。

 

 

4.

尹昉在音乐节刚结束时来到了这座小城。

从酒店出来,他随便走进了一家酒吧,在吧台坐下。

 

“一杯威士忌,谢谢”

“不需要别的了?”黄景瑜挑了挑眉。

尹昉觉得这个帅的过分的调酒师有些奇怪,“不用了,我只喝威士忌。”

想了想,尹昉问道,“请问你知道这边怎样联系潜导吗?”

 “我就是。我是这里最好的潜导。”

 

如果黄景瑜的朋友在这儿,一定会愤愤不平地大声指责他撒谎。

黄景瑜很可能是这里最好的潜水员之一,但一定是最烂的潜导。

他在陆上好脾气和幽默在水中荡然无存; 如果说陆地上的他是一头温和包容的鲸鱼,海里的他就变成了一只想要撕碎一切的凶兽。

“我和大海有仇”,黄景瑜这样说道。

 

“哦,那你明天有时间吗?”

“有,明天上午十点海滩见?”

“好的。”

 

说完尹昉就将威士忌一饮而尽,默默走回了酒店。

回去的路上尹昉觉得自己中了邪,他说自己是最好的自己就相信了?

连价格和工作任务都没有说好就定了时间?

都怪他的眼睛太黑太亮了,尹昉不甘地想。

一看到他黑亮亮的眼珠盯着自己,尹昉就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

黄景瑜觉得自己可能生病了,否则为什么在钱够用的情况下主动接潜导的活,而且还完全不清楚这个小孩的水平。

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,可能完全不会潜水,感觉是个大麻烦啊!

都怪他嘴唇嘟嘟的,一开口自己就狠不下心拒绝啊!

 

 

5.

第二天一见面,黄景瑜就放心了,这个男孩是会潜水的。

因为他背着一大推水下摄影的道具来了。

这说明他是一个麻烦的水下摄影师。

 

“你多大啊就当水下摄影师?这设备是你爸妈出的钱吧?”

尹昉瞪了一眼黄景瑜,“我已经三十二了,这都是我自己买的。我已经做到以贩养吸了,谢谢。”

“什么?你骗人吧!完全是个小孩儿样嘛!”黄景瑜简直不敢相信,这个人是妖精吗?

尹昉只能继续瞪着黄景瑜,“倒是你多大啊?技术行不行啊?”

“我十六岁就出来了,现在都二六了。放心,我不管哪方面的技术都包您满意。”

尹昉瞪累了,“走吧走吧。”

 

事实证明,两个人的潜水技术都很好。

黄景瑜显然对这片海域非常熟悉,很快就把尹昉带到了他想去的地方。

尹昉跟着黄景瑜,基本不用怎么操心。

 

很多技术潜水员都挺“怕”水下摄影师的。

他们经常用数小时去观察拍摄一个极小的海底生物。

这几个小时里,摄影师们一动不动、兴致盎然。

而技潜们只能感到绝望。

明明那边有一个未知的黑洞,为什么不去探寻,非要在这里看虾虎挖洞?

 

黄景瑜本来以为自己会度过非常枯燥难熬的几个小时,但是时间却意外地过得很快。

尹昉正在认真盯着海兔触角上的螺纹,黄景瑜也盯着尹昉。

说实话,穿着潜水服压根看不见什么。

但黄景瑜就是能描摹出尹昉肉嘟嘟的唇,挺翘的鼻梁,大大的眼睛,还有左眼睑上的那颗痣……还有他拿着摄像机的手,他在水中摆动的四肢,他挂着气吹放大镜的腰……

 

潜水一结束,黄景瑜就提出加个微信。

尹昉想着接下来还要在这里呆很久,两个人合作也挺愉快的,就同意了。

“对了,你一般怎么收费?”

“你,不要钱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,我喜欢上你了。”说完,黄景瑜戴上墨镜,踩着人字拖,一摇一摆地走了。

尹昉就害羞了一秒钟,接下来只想把这个帅气的奇葩拉黑。

 

 

6.

除开第一次潜水后的惊人之语,黄景瑜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潜导,潜!水!技术过硬,而且特别有耐心。

在一次潜水结束后,正在海滩上整理装备的两人被拦住了。

 

“这不是鲸鱼吗?你居然又接活了?”来人是黄景瑜的几个朋友,都是当地很好的潜水员。

“等等,这位小哥是水下摄影师吗?”

“是的。我和景瑜已经合作好几天了,他是个很负责、很有耐心的潜伴。”尹昉心想,虽然这人嘴上不靠谱,但是在他的朋友面前还是说几句好话吧。

结果回应他的却是几张大惊失色的脸,“不可能吧,鲸鱼这种一下水就像跟海有仇似的人,还耐心的潜伴?这位小哥哥,你不要看见他长得帅就昧着良心啊!”

 

“滚滚滚”,黄景瑜终于开口了,“你们和他能一样吗?这可是我的真命天子。”

说完就迈步准备离开了。

一回头,他发现尹昉涨红了脸呆愣在原地,就伸出长臂,揽着他离开海滩了。

 

尹昉满脑子的“真命天子”,一直被带到了酒吧在清醒过来。

刚准备质问黄景瑜干嘛满嘴跑火车,话到嘴巴却变了,“他们为什么说你和海有仇?”

“就是有仇啊”,黄景瑜给两人各倒了一杯威士忌,“我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一头鲸鱼,只不过生活在岸上。老师问我,为什么我在岸上。我想了想,可能是在找我的爱人。”

尹昉笑了。他想,那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子。

“后来,我下了水才知道,我在水里很愤怒,我对海有气。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那你还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潜水员?”

“在水里心很难受,但身体很自在。”技术潜水员通常要求非常的冷静淡定。黄景瑜对于大海的内心活动平常潜水时压根表现不出来,只有在其他潜水员靠近他时才会变得明显。所以他是一个特别独的潜水员,他的朋友们在水下压根不去招惹他。

 

“我身心在水里都很自在”,尹昉指着自己左眼睑上的痣,“曾经有个渔村的老人说这个痣是海的祝福,从出生就有这个痣的人会受到大海的喜爱,不用担心风浪。”

说完尹昉就后悔了,心想,他一定会嘲笑我的。

黄景瑜起初直直盯着这个痣。

忽然,他抬起手,用食指轻轻地碰了碰。

尹昉没有躲,只是眼睛扑闪扑闪眨得飞快。

黄景瑜收回了手,“你的睫毛停着蝴蝶吗?眨得这么快干嘛。”

直到尹昉回酒店,黄景瑜也没有说出口,他还知道另一个说法:左眼睑上的痣是鲸鱼的眼泪,代表一个人曾被大海夺去生命。*

 

7.

黄景瑜自从第一次见到尹昉后,就整晚整晚地做梦。

梦中他是一头特别的灰鲸,活了很长时间,却无法和其他鲸鱼交流,所以只能流浪。

在流浪中,他认识了一个少年,一个不能说话的少年,但是他们依然可以交流。

 

黄景瑜觉得尹昉就是这个少年,他就是自己在岸上苦寻的爱人。

于是,他大胆地向尹昉表白,“我喜欢你”,“你是我的真命天子”。

黄景瑜喜欢水下的尹昉,他们之间不需要言语,只用打几个手势就可以互相读懂,这是他们的默契。

 

后来,黄景瑜继续做梦。梦到少年在水中没有了呼吸,梦到少年被海浪冲上了岸,梦到自己的泪珠滴落在少年的左眼睑上。“我和海有仇”,黄景瑜懂了,海夺走了自己的爱人。

 

尹昉渐渐发现黄景瑜不再那么嘴上花花了,他一开始有点不适应,但也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• 黄景瑜在海滩等待着下海。

尹昉却没有带装备,只是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一个相册,“我明天就离开这里了,这是我送你的礼物,感谢你这么多天水下的陪伴。”

黄景瑜打开相册,发现里面全部都是自己的照片,自己在水下的照片,这些照片都是尹昉在水下偷偷拍摄的。

 

“你知道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Johnny的故事吗?”,尹昉忽然说,“我觉得在水下的你就像那头鲸鱼,很孤独,独自唱着无人懂的鲸歌”

“在我知道的故事里,Johnny曾经找到了懂他的人,但海又让他失去了。”黄景瑜的喉咙有点干涩,他的心一抽一抽地痛起来。

“Johnny也在岸上找他的爱人吗?”尹昉本来与黄景瑜对视,这时却慢慢合上了眼。他想起了那个月光下的晚上,一个哑巴少年抚摸了一头银色的鲸鱼。

“我想,他和我都找到了。”黄景瑜轻吻尹昉的痣,然后是鼻尖,然后是唇,“睁开眼,我的爱人。”

尹昉睁开双眼,笑了,“我怕惊扰到睫毛上停着的蝴蝶。”

 

这头孤独的鲸鱼上了岸,到了爱的乐土。

 

你与我所踏之地,即是家园。

 

 

 

 

*尹老师曾在采访里说过,自己离开舞蹈工作了一段时间。有一天,看了皮娜鲍什的现代舞演出才决定重新跳舞。

*一切为剧情服务,这些说法都是我编的

*相关潜水知识都是我在网上查找到的,我自己并不会潜水。有错误请见谅。

 


感觉自己真的很作死,完全不会潜水,还要写这种题材,,,
不过,水下摄影师VS技术潜水员,真的很有cp感啊

【瑜昉】前世今生·前世

#水形物语au
#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au
#为了圆梗我真的尽力了 
#文笔失踪系列
#这两个人发糖发的太丧心病狂了,逼得我都不敢写现实向了

 

1.

Johnny是一头孤独的灰鲸*。曾经他和鲸群一起生活在南海,他是一头普通的鲸鱼,食量正常,也不挑食,也喜欢和同伴嬉戏。唯一不普通的地方是,他不愿意和母鲸亲热,他更喜欢探出海面,观察人类。

有一天Johnny发现自己听不到其他鲸鱼的声音了,他发出的叫声也没有人去应答。

他惊慌极了,在鲸群中东闯西撞。等他回过神来时,他已经远离了鲸群。失去了与鲸群联络的能力,Johnny无法找到大部队。他开始了流浪。

与失去沟通能力相对应的是智慧的增长。Johnny以前虽然喜欢观察人类,但是他对人类的行为并不理解。在流浪的过程中,他逐渐懂得了人类在海上乘坐木做的船航行,撒下渔网捕捞远超过他们食量的鱼。人类不能长时间待在海里。他们通过开闭嘴巴沟通……

还有,时光的停滞。随着人类的木船变成汽船,Johnny慢慢发现,一头鲸鱼活不了他这么久。

 

2.

尹不能说话,他没有名字,大家都叫他哑巴。他早逝的母亲姓尹,尹就这么称呼自己。

尹惯常做的事情是在海边的大石头后躲着,偷偷看其他孩子们玩耍。没有人会理他,因为没有人能和他交流。

有一天,尹发现了一个秘密,这附近有一头鲸鱼。

Johnny一般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。那天,他因为追逐一串黄色的小鱼被引到了浅海。他跃出海面,活动一下身体就准备离开。忽然,看到了那个少年。一个孤独的少年。一个人躲在岩石后面。

Johnny每隔几天都会到浅海来看看这个少年。他总是一个待着。哪怕不远处就有人类幼崽在玩耍,他也从不上前。

尹总感觉那头鲸鱼是来看自己的,这个想法在旁人看来简直是病入膏肓。不过,并没有人去听尹的想法,他们也听不见。

 

3.

终于在一个无风的夜晚,尹偷偷跑到海边。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尹又看到了那头鲸鱼。

尹太寂寞了,他的人生太无聊了。这头鲸鱼仿佛上天的礼物,尹不顾一切也想要抓住。他鼓起勇气,偷偷到村中渔夫停船的地方,解开锁链,推着小船向海中去。

鲸鱼惊奇地发现那个少年居然乘着小船向自己划来。

那晚的月光很亮,灰鲸悄悄浮上来,恍如银色的海神。尹怔愣了好一会儿,终于鼓起勇气摸了摸鲸鱼,轻轻拍了拍他的背。Johnny发出哼哼的声音,舒服的打了一个滚,掀起波浪。

后来他们常常在夜晚见面,尹发现这头鲸鱼很通人性,比自己以为的还要聪明。

这头聪明的鲸鱼Johnny也终于发现了这个少年不合群的原因。他不会说话。

Johnny知道人类交流是要张嘴的,少年从不张嘴。一开始Johnny以为,少年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对鲸鱼说话。后来,少年开始用手比划。他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嘴,又摇了摇手,摇了摇头。

Johnny内心里竟然有些开心,因为他们在孤独的方面这么相似。

后来的很长时间里,Johnny和尹渐渐熟悉。尹用手指着海,然后双手抱臂做出害怕的样子,Johnny便知道了,这个生活在渔村的少年不会游泳。

有一天,尹指着海,用两只手画了一个大圈,做出凶恶的样子,最后疑惑地看着Johnny。Johnny明白,少年是在问这海里有没有他的敌人。Johnny拍了拍海面,表示是的。然后翻了个身,肚皮朝上,一动不动地随海波漂浮。过了一会儿,Johnny翻了回来,他以为会看到少年赞叹自己演技高超,却发现了少年眼中为退尽的惊恐和仿佛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Johnny心想,他担心自己的安危,他在意他。Johnny的心中涌起小小的开心。

于是,他把自己喜欢的小鱼小虾丢进尹的船上,尹看着这些鱼虾慢慢露出了笑容。第二天,尹把自己捡的漂亮贝壳和小花展示给Johnny看,Johnny很喜欢这些花,让尹丢到水里,一口把花儿都吃掉了。

 

4.

一头灰鲸的食量放在宽广的海域里并不突出,但在这个贫乏的小渔村附近就很明显。村民们渐渐发现最近打鱼的收获不多。

终于在Johnny浮上海面透气时,有渔民发现了他。村里的男人们紧急召开了会议,目击的村民说那头鲸鱼长约十米,略瘦,但是他们的渔船对上鲸鱼还是有风险。村长沉思了一下,说自己可以去更远的大渔村借捕鲸船,只是鲸鱼肉都要给他们了。这个计划就定了一下来。

尹隐约感到村里有些事要发生,大人们都行色匆匆,但没有人会告诉他发生了什么。直到村里开来了一条大船,从船上下来了好几个精壮的青年男子,村长很热情地招待了他们。

尹忽然意识到,这是条捕鲸船,这里哪里有鲸呢?只有那一头。

尹赶紧跑到停船的地方,想要通知Johnny快点逃走,却被一个渔民发现了。“好你个没人养的小哑巴,居然偷我的船”,说着便抓住他狠狠踢了几脚。这时村长开始召集村民们,准备捕鲸了。尹抓住渔民分神的间隙,跑走了。

一部分渔民们乘着大船走了,其他人乘着自己的小船跟随,他们向海里撒下鱼虾,等了一会儿,那头灰鲸的身影出现了。

Johnny是头活了很久的鲸鱼,久到他有一身活命的本领。他并不是第一次被捕鲸叉叉到,但这一次他没有立刻逃到隐蔽的地方修复伤口。他努力地探出海面,他想知道,少年在哪里。少年一定不会是捕鲸的一员,那他知道这次行动吗?他会担心吗?

尹其实学过游泳,在小时候,父亲还在的时候。但是在他还没有熟练掌握时,父亲就去世了。今天的海面很平静,尹站在岸边,努力回忆着父亲教自己的技巧和动作。

忽然,尹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叫声。海的东北方似乎有血迹散开。尹等不了了,深吸一口气,跑进海里,向东北方游去。

慢慢找到了游泳的感觉,尹顺利的接近了捕鲸的地方,看到渔民们将捕鲸叉向海里掷去。

尹慌了神,呛了一大口水,挣扎起来。他努力想在水中保持平衡,腿却抽痛起来。

Johnny正愤怒地翻滚着,不顾身上伤口的增多和不断地渗血,狠狠撞向小船。他只想弄清楚他的少年在哪儿。

然而当他看到的少年时,却是在水中。少年闭着眼睛,身体没有了动静,只随着海波左右漂荡,缓缓下沉。

Johnny冲向了尹,顶着他的身体,想把他顶回岸上。

海面不再平静,海浪翻滚,Johnny托着少年被海浪推上了岸。他不停地用头顶着少年,少年只是一动不动,他没有了呼吸。

Johnny流下了眼泪,泪珠落在了少年的左眼睑上。

这一刻,Johnny明白了什么是爱,然而爱不能抹平他背上的伤痕,爱不能让鲸鱼吐人言,爱不能成为氧气,爱不能让少年睁开眼睛,爱不能让少年回应“我也爱你”。

巨浪滔天,掀翻了渔船,也将这头痛苦的鲸鱼带回了大海,承载着他全部孤独的大海,流浪者的故乡,孤独者的归宿。

 

5.

人们发现了一头特殊的鲸鱼,将他命名为Johnny。他的频率有52赫兹,而正常鲸鱼的频率只有15-25赫兹。在其他鲸鱼眼中,Johnny就像是个哑巴。

“人们想象它是一只孑然一身的鲸鱼,在大海中独自游动,唱着无人懂得的歌。人们想象它毕生都在呼唤着自己的另一半,却始终没有回应。人们想象它是一支独一无二的号角,面对大洋深处,发出过去不曾有过、将来也不会再有的呐喊。”  *
 

也许他的鲸歌并不是在呼唤不曾拥有的另一半,而是在思念已经失去的灵魂伴侣。

 

*Johnny设定: 长11米,不挑食的灰鲸,浅水类型,会发出哼哼声,遇到天敌虎鲸会装死。

*《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》的故事改编自百度百科上的新闻报道。原文中的鲸鱼叫Alic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预告: 前世今生·今生(下)

#现代au

尹昉因为有事错过了皮娜·鲍什的演出,也错过了和现代舞的相遇。最终他还是厌倦了白领的工作,成为了一名水下摄影师。

黄景瑜小时候坚称自己叫作黄鲸鱼,觉得自己是一头被迫上岸的鲸。成年后来到了南方海边,成为了一名潜水教练,晚上偶尔兼职做海边bar的调酒师。

然后他们相遇了。

“你知道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Johnny的故事吗?”

【瑜昉】南山梅

*RPS!!!圈地自萌,拒绝ky
*写这篇文的动机是觉得世界没那么好,也没那么糟,希望所有人都会得偿所愿
*虽然尽力了,肯定还是有很多bug
*渣文笔,放完就跑

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张枣《镜中》

1.
在电影宣传期快结束时,他们又见了一面。

黄景瑜说,“对不起,我手机掉了,所以好几天没回消息。” 
尹昉已经不记得几天前自己发的内容,只说,“又掉了,没事吧?”  
“没事”,黄景瑜的神色很淡定,似乎这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,“已经换新的了。”  
“哦,那就好。”尹昉忽然想到,加上在摩洛哥沙漠掉手机那次,整整一年的照片与聊天记录就都没了。

2.
很多照片他们俩是都有的,但有一张尹昉没有,在黄景瑜的手机上。黄景瑜说会发给他,但是一直没有发,尹昉也一直没去要。

那是在卡萨布兰卡的一个午后,尹昉坐在窗边看电影。
“不要动”,黄景瑜站在门口说。他用手机拍下了这个场景,“光线真好,到时候发给你。” 
说完,收起手机,靠近尹昉,“你在看什么?”  
“ 《卡萨布兰卡》 ”  
影片正好放到男主角的特写,他深情地看着镜头,缓缓告白:“全世界有那么多城镇,有那么多酒吧,她偏走进我这一家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这种话太文艺了,文艺的有点假”,黄景瑜发出轻笑,露出了他的半个虎牙。
“那你也假一个给我看看。”   
“全世界有那么多男人,有那么多女人,ta偏走进我的心。”从黄景瑜的眼睛里尹昉看到了自己。

尹昉对上他的目光,心里想问“男他女她”,但止住了,只笑着说“什么鬼?”

3.
他们去过卡萨布兰卡大名鼎鼎的哈桑二世清真寺,照片里阳光明媚,他们笑得很开心。

两人也曾在大风大雨的天气又去过那个清真寺。
后天剧组就要离开卡萨布兰卡了,尹昉不论如何都想再去一次。

那天早上,天略阴沉,尹昉想要拿伞。
黄景瑜走进房间,问道:“你要出去吗?”
“我想再去一次清真寺。”
“我陪你一起,走吧。”黄景瑜招了招手,尹昉就跟着走了,忘记拿伞。

尹昉对那天的印象已经不深了,只是隐约记得大雨倾盆,湿衣服贴在身上,两个人抓着对方的手跑回清真寺避雨。
尹昉站在屋檐下,一抬头,发现黄景瑜正看着自己,他的眼睛前竟隔着一层水雾。

4.
后来到了撒哈拉,他俩趴在制高点看爆炸,黄景瑜歪头一笑,“看!哥送你的烟花”。

沙漠里忽然下起暴雨,那是他们第一次知道沙漠里也会有雨。

剧组工作人员慌忙收拾摄像机和道具,两个在制高点的人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,索性蜷缩在岩石后面,等暴雨过去。

两个人都想说些什么,但一张嘴雨就灌进了嘴里。
最后只是相望着抿嘴笑了,狠狠地淋了一场雨,一场撒哈拉的暴雨。

5.
在即将离开摩洛哥时,大家一起去吃了法餐。
喝了几杯红酒,尹昉的脸就红的厉害。有人笑他喝红酒也能醉。
其实尹昉自己知道,他很清醒。

最后喝醉的另有其人。尹昉和黄景瑜的助理一起把他扛回了屋。
助理请尹昉看顾一下黄景瑜,自己去打水。

这时黄景瑜睁开了眼,直直地盯着天花板,哈哈地笑起来,“很开心......一起......很开心。”
尹昉看着躺着的那个傻子,觉得自己也醉了,跟着笑了。

尹昉拍下了这张醉照,没有跟黄景瑜提过。

6.
电影的宣传结束后,尹昉迫不及待地投入了新的工作。

他一直是一个洒脱的人,在生活与事业上都游刃有余,并常常感到幸运与满足。
但和黄景瑜相处时的他让自己陌生,这是一个犹豫畏缩的可怜男人。
因为黄景瑜,尹昉的体内仿佛诞生了一个全新的自己。

在某个排练提早结束的晚上,尹昉花了三个小时想了这个问题。
他没有轰轰烈烈地爱过一个人,并不能确定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。
应该不算爱吧?但至少是喜欢。这份喜欢现在还是可控的,放在心里的一角。

黄景瑜眼中的自己呢?是好兄弟吧?
可两人已经好久不联系了,大大的影视圈里有着无数互无交集的小圈子。

哦,尹昉想起来了,在黄景瑜最近一次丢手机前自己发的消息是,“最近会来北京吗?”
不管怎样,两人至少是普通朋友,两人有一份共同的回忆,而自己还有那些照片。

尹昉觉得自己的生活回到了正轨,变得和原来一样。
一个相熟的导演却说:“以前的你有些游离与疏远,虽澄澈,却不够深情。现在你的眼中如同盛满一泓秋水,还带微微寒意。”

尹昉对镜看了良久,看不出眼神有什么区别,却想到了另一双永远饱含深情的眼睛。
他想,一双深情的眼眸到底是与经历有关,抑或天赋使然?

7.
两年后。
在夏天的末尾,尹昉去了威尼斯。
他在微博上转发了参加电影节的消息,又照例点开了粉丝的私信。
看到一个粉丝说,九月时,黄景瑜会去米兰参加时装周,同在意大利,祝他们友谊长存。

参加完电影节,尹昉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去了罗马。
匆匆路过游人如织的西班牙广场,到罗马市郊,租了一个房子,附近有一个小众的景点,basilica san paolo。
想到很久没发微博,便随手拍了张照片。
没想到立刻被火眼金睛的粉丝锁定了位置,“居然是城外圣保罗大殿!尹老师在罗马啊,玩得开心哟!”

那个很久没有联系的人忽然发来消息,说自己也在罗马,不如见一面。
尹昉回复,来自己住的地方,有菜有厨房。

饭菜不多,却全部都是这两年研究的新菜式。
助理赞不绝口,黄景瑜却一言不发。
饭后,黄景瑜主动提出没做饭的人去洗碗,助理赶紧站起来,黄景瑜却用眼神示意他坐着陪尹昉聊天,自己进了厨房。

尹昉和助理回忆了摩洛哥的时光,一时无话。
看到黄景瑜放在餐桌上的手机,尹昉说“你可要看好他了,别又把手机掉了。” 
“掉手机?不是只在摩洛哥掉过一次吗?后来还被车主连夜送回来了”

黄景瑜正好洗完碗出来,尹昉想问他为什么说谎,却压根张不开嘴。

尹昉忽然意识到,自己确实是一个执拗的人,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勇敢。在这段感情中,自己所做的不过是固执地停留在原地,看着他一步步后退。

“去看海吧……我们,俩。”

8.
罗马并没有海,但是沿台伯河顺流而下,出了罗马,到了卫星城lido,就可以看到海。
下午,两个人在basilica san paolo坐上火车,四十分钟后到了lido,又走了二十分钟到了海边。

这片海是地中海的一部分。

“和卡萨布兰卡看到的不一样。”
“这里是地中海,那里是大西洋。”

海滩上只有稀疏的几个外国人在晒太阳,两人静静站着,听海浪拍岸的声音。

尹昉主动提起时装周的话题,黄景瑜说:“每年都差不多的,主要是工作,很难再有机会深入了解当地了……”  

尹昉不想听了,打断他,“祝我们友谊长存”。

尹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,黄景瑜似乎也被吓了一跳,沉默下来。

两人从海滩走回马路,助理已经把车停在路边,他们要去赶飞机了,索性机场就在附近。

尹昉说了声再会,自己坐火车回了罗马。
他一下子失去了对这座永恒之城的兴趣,到曾经常去的歌剧院坐了坐,便回去收拾行李。
走时,他心想,没有什么是永恒的。

9.
这样又过了几个月,尹昉一直呆在北京,每天看着窗外的雾霾越来越严重,终于盼望到了下雪,最好是一场扫净一切的雪。

打开许久没用的微博,黄景瑜有了新动态,其实也是几天前的。

“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张枣《镜中》”

只有一句诗,没有配图。评论都喊着要他放自拍,说想他了。 
尹昉看着这句诗,一时思绪万千,纠结了很久,终于点了一个赞。

几个小时后,尹昉收到了一条彩信。
“我在南山,等你。”附图是他的具体位置。

他疯了吗?尹昉想。心里却鼓声不断。
呆呆地望着这条“过时”的彩信,脑中不停地想,他真的在那里吗?在那里干嘛?为什么要等我?为什么要见我?

“你是不是个傻子,一个人在雪地里待这么久”

“我想,我要是等到冷得受不了了,你还没来,我就走。但我一直感觉不到冷啊。”

“那是被冻僵了!”

黄景瑜一把抱住尹昉,“身体确实有点僵了。”

尹昉没有反抗,被静静抱了一阵子,“所以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我挣扎了很久,还是做不到欺骗一个女孩一生,做不到欺骗自己,做不到欺骗你。”

尹昉是一个执拗的人,在这段感情中,固执地停留在原地,看着他一步步后退,又一步步向前。

梅花落在南山,又被大雪覆盖。


*鲸鱼只掉过一次手机,第二次是我编的,或者说,文中的他编的。
*我假设他们开的越野车是租的。沙漠掉手机被司机连夜送回是我朋友的亲身经历,不过是在埃及。
*北京只有南山滑雪场,湖南也只有南山牧场。

(以上一切提到及未提到的bug都是为了剧情服务,就当是架空吧……)